聯系方式

您當前位置:首頁 >> 其他其他

日期:2019-06-16 11:11

張利群主持“改革開放四十年文學批評學術史研究”獲2018年國家重大招標課題立項。2018年12月23日在廣西師范大學舉行開題報告會及專題研討會, 南京大學趙憲章教授、揚州大學姚文放教授、浙江大學王杰教授、江西師范大學賴大仁教授、陜西師范大學裴亞莉教授、廣西民族大學袁鼎生教授以及廣西師范大學張利群教授七人針對這一論題進行討論。

張利群:全面完整總結改革開放四十年文學批評發展經驗。“改革開放四十年文學批評學術史研究”旨在以學術史思想為指導, 收集整理改革開放四十年文學批評研究文獻資料, 梳理文學批評發展線索脈絡、厘清批評思潮形態關系、總結經驗與反思問題, 提供新時代文學批評創新發展的經驗參考與理論支撐。

第一, “改革開放四十年文學批評學術史研究”題解。首先, 針對“文學批評”研究對象問題, 論題從文學批評概念辨析及其與相關概念關系入手以明晰研究對象及對象范圍, 在文學批評與文學評論、藝術批評、文學理論、文化批評、文學研究等關系梳理與界限厘清基礎上, 一方面需要明確界定文學批評概念及對象所指范圍, 另一方面也需要考慮彼此關系及相關性邏輯, 以利于更為精準地把握研究對象及研究范圍。其次, 針對以“文學批評學術史”作為研究對象視角的問題, 我以為“學術史”一般指學術發展史或學術思想史, 旨在梳理學術譜系及發展線索脈絡, 通常指古代或歷代學術史, 對于當代學術史梳理與研究也非常必要;學術史亦可指研究史, 包括某一領域、學科、學問、選題對象等研究史, 因此“文學批評學術史”也可以說文學批評研究史, 亦即在一定的時段內文學批評研究狀況及其發展線索脈絡的梳理;同時也考慮到批評的學術性與學理性、知識譜系、學科背景以及思想理論建構意義, 需從學術史研究視角發掘批評研究的學術價值意義。再次, 針對“改革開放四十年”這一關鍵性時間點界限劃分問題, 我以為, 這不僅是研究對象的時限范圍, 也不僅是指稱一個特定的歷史階段, 而且是表征時代性質特征的屬性概念。改革開放四十年是中國翻天覆地變化的時代, 彰顯出改革開放的時代精神, 也成為批評最為根本的指導思想與時代精神。將改革開放作為這一時代的思想主題來定位, 由此也是這一時代批評學術史思想研究的重要意義所在。

第二, 總體思路和基本問題。以“改革開放四十年文學批評學術史”為論題及研究對象, 形成批評學術史思想、批評文獻資料整理、批評發展歷程及線索脈絡、批評形態及理論模式專題、批評經驗總結的“五維一體”或“一體兩軸三翼”的總體思路。所謂的五維一體, 指總課題“一體”及其下屬子課題圍繞“一體”展開的“五維”;所謂“一體兩軸三翼”, “一體”指文學批評研究本體, “兩軸”指研究框架首尾照應的“批評學術史思想”與“批評學術史經驗”, 形成前后兩軸相向運動的雙核驅動, “三翼”指研究框架主體的三部分內容, 一是批評文獻資料整理, 二是批評發展線索脈絡, 三是批評形態及理論模式專題研究。選題所針對的基本問題是, 以全面系統完整的總結改革開放四十年文學批評學術史研究歷程、狀況、成就、規律、特點、經驗的總體問題, 亦即批評何為、何能、何用及為何的基本問題。圍繞這一總體問題形成五個問題域, 一是批評發展方向及價值導向問題;二是批評面臨機遇挑戰以及存在問題;三是梳理與厘清批評發展歷程及線索脈絡問題;四是批評形態及理論模式構建問題;五是批評學術史評價及經驗總結問題。

第三, 結構框架與研究內容。結構框架以“總—分 (考、史、論三分) —總”方式呈現, 結構邏輯以批評學術史之“史思—史料—史脈—史論—史評”方式呈現。研究內容分五部分展開:第一部分“批評學術史思想研究”, 旨在夯實文學批評的思想淵源、指導思想與理論基礎, 一方面從馬克思主義理論、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理論、中華學術思想傳統的三位一體的構成性與建構性角度進行研究;另一方面從元學術史研究角度, 探討學術、學術史、學術史觀、學術史論、學術史料、學術史思想、學術史評價、學術共同體、學術譜系以及學派、學緣、學脈等學術史體系的構成性與建構性;另一方面從元批評研究角度, 探討批評與評論、批評觀、批評史、批評學、批評理論、理論批評與實用批評、批評學術及其與學術史關系。第二部分“批評文獻資料整理研究”, 立足于四十年來批評著作論文資料收集整理, 編制批評文獻資料系年目錄、重要論文選編、重要著作提要以及馬克思主義批評、中國當代批評、西方當代批評、中國古代批評等類型的研究綜述, 提供較為全面、系統、完整的批評文獻資料, 夯實批評學術史研究的文獻基礎。第三部分“批評發展線索脈絡研究”, 從批評史縱向研究角度將四十年批評發展歷程大體劃分四階段以呈現過程性與階段性, 描述與探討批評發展規律特征、思潮流派、現象事件、重要作家作品、學案及論爭等構成的批評發展歷史與狀態。第四部分“批評形態及理論模式專題研究”, 從批評專題研究的橫向角度, 承接上一子課題形成點、線、面構成的史論雙璧, 立足于從批評形態研究入手, 著重于對意識形態批評論、藝術生產性批評論、體驗批評論、圓形批評論、本體闡釋批評論、文學人類學批評論、女性主義批評論、生態批評論、媒介批評論、地域空間批評論等批評形態及理論模式進行專題研究。第五部分“批評學術史的中國經驗研究”, 從學術史評價角度探討批評經驗總結問題, 在“改革開放”的總體性經驗基礎上, 概括提煉出文藝制度體制機制保障體系、中國文學批評整體觀、全球化進程中的批評共同體建構、創作—批評—理論三位一體的文學創新機制、現實主義批評永恒生命力、批評倫理與批評自律、批評新傳統建構等經驗構成系統, 同時也在總結正反兩方面經驗基礎上, 發揚成績、吸取教訓、發現不足、反思問題、前瞻趨向, 旨在推進新時代中國特色文學批評更好發展。

趙憲章:改革開放是指引文學批評發展及其研究的思想主題。“改革開放四十年文學批評學術史研究”這個選題看上去容易, 其實有相當的難度, 要想真正把它做好并不容易, 需要狠下功夫。

第一, 當下與四十年距離太近, 我們不太容易看清。盡管不能說知識分子不能為當代修史, 但是離得太近往往看不準, 這是個最大難度, 必須要定一個標準, 往哪個方向去做。也就是明確往“改革開放”方向去做。“改革開放”在這個選題中不應該是一個時間概念, 而應該是一個主題及指導思想的概念。四十年的文學批評學術史研究用什么來指導, 究竟研究什么, 怎么研究, 其實就是要研究這個領域中的改革開放成效, 或者說改革開放在這個領域的影響, 對整個中國文學理論批評發展的影響, 尤其是在批評理論與實踐探索中所體現的改革開放精神。

第二, 關于作為研究對象的文學批評問題, 需要厘清批評與理論關系及界限, 不能搞成文學理論批評史, 也就是說不能將理論和批評攪在一起, 應該有所區別。通常我們習慣于做理論, 符合我們原有的知識結構, 由此需要在“順手”與“應該”之間找到平衡。在整個文學研究中, 一端是非常抽象而形上的文學理論, 一端是針對作家作品進行批評, 如果中間是個滑軸, 希望滑軸傾斜到批評, 如此批評史或批評學術史才能寫出特色來。

第三, 民族文學研究或批評應該納入研究內容, 這樣才符合四十年文學批評發展實際, 又凸顯中國當代批評特點。去年在中國社科院開講座時, 我深感到民族文學研究影響四十年文學研究發展, 不僅成績卓著, 而且與一般文學研究有所不同, 確有其鮮明的民族特色, 由此也增強中國特色的民族特征。

第四, 關于批評經驗總結問題, 我以為需要找到一個參照——就是憑什么來總結中國經驗, 要找到一個“坐標系”, 不僅僅憑感覺經驗來總結批評經驗, 而是在四重關系中凝練提升批評經驗, 一是中西關系;二是古今關系;三是左右關系;四是上下關系。只有準確把握古今中外上下左右關系才能有效總結提煉批評經驗。

第五, 關于四十年文學批評發展分期問題, 我以為以十年一個階段的劃分為四階段存在學理依據的問題, 改革開放四十年是一個完整過程, 如果實在要劃分階段性的話, 個人認為不妨可劃分80年代和后80年代;或者模糊具體時間段, 采用標題方式來表述這個時段的基本特點, 以特點來表述批評發展歷程的過程性與階段性關系。

姚文放:文學批評研究要凸顯問題導向意識與學術前沿創新意識。一是“改革開放”既是當代文學批評發展的思想主題, 又要貫穿項目研究的靈魂。對批評研究對象的遴選要將具有改革開放精神的文本作為首選, 項目研究也必須秉承改革開放的理念精神, 才能體現選題強化這一關鍵詞的重要意義。

二是批評學術史研究主要還是理論研究。盡管結構框架具備分類學意義上的全面性, 包括批評學術史思想、文獻資料、發展歷程、形態專題、經驗總結等各種研究類型, 但更需要凸顯重點難點的問題導向意識;盡管整體框架能夠圍繞批評學術史展開, 但更需要對批評學術史概念及其相關問題的深度分析;盡管這一框架幾乎可以包括任何選題都會考慮到的一般類型, 但更需要具有這一選題框架的特點及特殊性, 尤其是凸顯批評激濁揚清的功能作用, 使其研究具有鮮明的思想性、傾向性與學理性, 由此達到學術創新與理論創新目的。

三是平衡材料與理論的關系。歷數國家重大項目的文學研究課題, 主要有文獻整理研究、史的研究、理論研究三大類, 其中理論研究相對于其他研究較弱, 尤其是文學理論研究。這一課題涵蓋了以上所述選題類型, 內容豐富但也不能過于面面俱到, 應該在批評文獻資料整理與批評史線索脈絡研究基礎上將重點放在第四、五部分的專題研究和經驗研究上, 這是該課題的靈魂之處與出彩之處, 值得在理論上深入探討。

四是關于四十年分期問題。應該根據文學批評發展規律特征抑或所發生的批評重大現象及標志性事件來考慮, 當然學界也有新時期、新世紀、新時代劃分方式, 也有根據社會發展及時代特征劃分階段性, 其中不乏以政治事件為節點。盡管批評學術史不應以政治分期, 但中國特定語境的政治事件對于文學發展及理論與批評、學術史、學術思潮影響較大, 以此分期能否對項目研究開展更加便利?值得深思與反省。

五是關于第四部分的學術史專題研究。如果按照批評形態、批評理論、批評觀、批評媒介等分類, 屬于一般性的分類學方式, 最好以問題為導向, 歸結出一些關鍵性的重要問題作為專題研究內容。

王杰:文學批評研究要強化中國特色與民族經驗。“改革開放四十年文學批評學術史研究”應包括民族文學研究或民族文學批評內容, 這正是四十年當代批評發展的一個重要特色。廣西作為南方少數民族自治區長期以來致力于民族文學發展及批評建設, 取得顯著成績, 形成特色與優勢, 在文壇及批評界產生積極影響, 成為民族文學發展及其研究重鎮。該項目所依托的廣西師范大學文藝學團隊, 從林煥平、黃海澄、林寶全等前輩開拓奠基發展至今, 形成在學界具有一定影響力的馬克思主義美學批評、文學研究方法論、審美人類學研究的學術傳統, 為該項目研究夯實了基礎, 創造了條件, 同時也提出更高要求。也就是說, 項目團隊應該傳承弘揚學科傳統, 充分發揮自身優勢與特色, 將項目研究做出成績、做出特點來。希望廣西師范大學文學院及文藝學學科以國家重大項目申報成功為契機, 切實抓好項目研究工作及團隊建設, 通過重大項目培育新項目, 通過團隊建設培育人才, 發揮重大項目的連鎖效應和滾動效應, 形成在學界具有一定影響力的科研平臺與學術高地。

賴大仁:文學批評研究需要在總結經驗基礎上反思問題。我做文學批評研究多年, 知悉廣西文學及批評現象很值得研究, 批評理論研究也很有實力。廣西文藝批評家協會于1995年成立, 是全國最早建立的評協之一;《南方文壇》是全國文聯系統最早創刊的批評期刊之一, 一直是CSSCI及核心期刊, 在全國文壇享有盛譽。在改革開放四十年的文學批評發展歷程中, 廣西批評家群體、批評家協會、批評期刊都作出了重要貢獻。廣西師范大學張利群領銜團隊能夠拿下這個重大招標項目, 具備基礎條件和實力。我談三點看法。

其一, 這個選題很有意義, 能夠抓住改革開放四十年這一關鍵性時間點, 學界及各行各業從上到下都在回顧歷程、總結成績、提煉經驗, 形成一種新的歷史時期的學術史研究熱點, 顯然文學批評研究也需置身其中, 因此該項目選題的價值意義不言而喻。如何總結四十年來文學批評發展歷程與經驗, 我以為能否考慮從批評學學科發展角度尋找一個突破口, 或許能更為切近四十年批評學術史研究內容, 或者說以此才能構成比較完整的四十年批評學術史。以往文藝學學科注重文藝理論研究, 批評僅僅附屬在理論研究上, 文學概論教科書只是將批評作為其中一章而已。事實上, 文藝學包括文藝理論、文藝批評、文藝美學, 三者是并列關系, 既相輔相成, 又相對獨立。隨著文藝學學科建設發展以及文藝理論學科化, 文學批評也相應學科化, 形成批評學學科, 建立起學科點及其批評理論、批評史、批評知識、批評譜系、批評話語、批評教材等構成的學科體系及理論體系, 這應該是四十年批評砥礪前行發展的一個重要標志。我以為項目首席專家的一個重要任務, 就是負責“總論”工作, 既需要闡發頂層設計與綱舉目張意義, 又需要從批評學學科建設的總體性與系統性中凸顯“敷理以舉統”的理論價值意義。

其二, 關于研究對象范圍的問題。文學批評一般分為理論批評與應用批評或實際 (實用) 批評, 一是側重于理論, 一是側重于實踐。理論批評往往側重于文學現象、事件、思潮、流派等進行較為系統整體研究, 抑或通過批評研究探討批評規律特征, 以形成批評知識譜系及理論體系;應用批評或實際批評往往側重于對某一作家作品所進行的評論與分析。因此, 就文學批評學術史研究, 會偏重于理論批評, 但應用批評或實際批評該如何處理, 如何糅合進來, 需要慎重考慮如何妥善處理好兩者相輔相成的辯證關系。將批評學術史理解為批評研究史, 由此將研究對象確定為文學批評研究形態也未嘗不可。

其三, 關于研究框架結構問題。現有的框架結構, 實際上主要有三部分。第一是史料, 批評學術史研究所需的文獻資料, 史料的收集整理, 關鍵在于如何遴選及如何整理。第二是批評學術史描述, 就是批評發展歷程及其縱向過程描述。這個描述肯定要用一定的方式, 現在普遍采用的是階段式, 分為幾個階段是通常的一種做法。但如何分期應當有一個標準及學理性, 簡單按十年一個階段劃分為四階段的分期說服力不強。以重大政治事件來分期, 好處是對應改革開放的時代主題, 不過有一定的敏感性, 也有一點俗套。還有一種方式是真正深入研究以后, 以文學批評的重大事件及其轉折轉型為標志來分期, 突出批評發展規律與特點也是一種行之有效的選擇。第三是史論, 關鍵在提煉概括出文學批評發展中的一些理論問題來探討, 如批評觀念變革問題、批評觀與批評史觀及學術史觀的關系問題、批評學學科及批評理論建設問題、批評形態及理論模式問題等, 真正把學界重視關注的一些重要的理論與實踐問題呈現出來, 通過問題導向與理論指導實實在在推動文學批評發展。

裴亞莉:文學批評研究必須回歸批評現場。第一, 這個課題的總體框架和視野, 不僅是一種學術視野, 而且也是一種歷史視野。改革開放不僅僅是四十年的一個歷史過程, 而且是中國文學觀念的現代化的一個進程, 如何把它放在“五四”以來文藝發展和思想解放的歷史進程中, 放在一個更大的歷史背景上去研究, 才能清楚看到四十年改革開放不僅僅是作為一種歷史事件和政治事件, 而是每一個中國人深深得益于其中的改革開放、思想解放進程。如何通過文學批評研究來體現我們對改革開放、思想解放的認知和經驗。關鍵問題在于, 需要將改革開放四十年與百年現代化進程關系進行梳理, 也需要將當代中國批評發展與世界文學及全球化批評思潮關系進行梳理。

第二, 從研究內容看, 這是一個非常全面而又較為系統化和體系化的表述方式, 但如果能夠更為具體地結合文學批評歷史發展規律特點的演變或許會更好, 就是說應該如何更接近文學批評本身。值得重視的是, 畢竟是基于改革開放四十年這一時代語境的選題, 必然會構成國家戰略決策及現代化、國際化、全球化背景, 因此當代批評發展與政治之間關系密切, 每一次批評思潮涌動及批評理論轉換都可能與政治事件密切相關, 因此, 既需要關注文學批評與社會時代及經濟、政治關系的外推力, 又需要突出并聚焦文學自身發展規律的內驅力。就批評思潮及批評轉型發展而言, 如現實主義批評傳統、傳統批評轉換、現代批評轉型、形式美學批評話語建構、文化批評轉向, 以及生產、媒介、性別、消費、景觀、場域、空間等理論與實踐話題, 對文學及批評產生影響及效應, 可提供批評生動鮮活、絢麗多姿的狀態與形態。

第三, 作為經驗總結提出文藝制度保障體系建設問題, 確實是具有中國特色的一部分內容。文藝制度一方面在保障文學發展及批評建設上發揮作用, 另一方面也極大地規范和限制文學及批評的自身發展。如何總結文藝制度體制建設與文學及批評發展關系, 如何將制度性體制性作用轉化和內化為推進文學批評發展機制, 如何在此基礎上凸顯批評主體性、自覺性與能動性, 這是課題值得期待的一個研究視角。

第四, 項目設計需既簡潔又宏大, 簡潔就是針對性強、對象明確、問題明晰, 宏大就是有歷史感, 涵蓋力、覆蓋面、深刻度強。就項目研究框架而言, 所分五個部分盡管有所區別, 但在研究內容上難以明確區隔, 存在一些交叉內容, 需進一步強化各部分關系及相對獨立性, 既各有側重地解決某一問題, 同時又構成相輔相成的整體結構系統。

賴大仁:處理好文學批評與文藝制度關系。關于文藝制度問題有兩點必須注意到, 一方面是心中有數, 無論文藝制度, 還是學術制度、批評制度、生產制度以及產品營銷制度, 對文學及批評既有保障又有規范功能, 所產生的影響有正面和負面的雙刃劍效應, 因此需要進一步推進制度創新、體制改革。機制轉換, 不斷消除制度性、體制化弊端;另一方面在于怎么寫, 如果研究當代批評不涉及制度體制問題恐怕不行, 因為這既是中國現實的一個特點, 也是當前所面臨的一個問題。以茅盾文學獎為例, 評獎制度主要靠評獎機制運行, 其實就是一種文學評價機制, 具有外機制與內機制構成特點。外機制是納入黨和政府的文藝方針政策系統的, 往往通過評獎條例體現;內機制就是遵循著文學規律特點的內在評價系統, 著重于從作品出發進行評價, 在文學評價基礎上評獎。因此, 關鍵在于作為評委的同行專家如何強化批評自身的評價機制功能, 如何充分發揮文學評價的內機制作用, 如何使外機制轉化為內機制, 如何使外機制與內機制形成合力, 在此基礎上才能發揮制度體制機制的保障體系作用。

袁鼎生:重視文學批評學術史思想的元研究。首先, “批評學術史思想研究”具有總體性與本體性意義, 建議能否從批評元研究角度進行探討, 包括批評學學科及其專業背景、知識結構、學術譜系、理論體系的哲學基座、思想淵源、理論基礎的元研究。也就是說, 從學術史研究角度探溯批評元范式, 探討元范式是怎樣內化為元范疇、元話語、元理論, 由此構成與建構批評思想性及批評學術史思想意義。改革開放四十年來, 一大批學者對元批評或批評元研究問題進行努力探索, 推進批評學學科體系建立與建設, 形成文學批評學科學研究成效, 既具有批評學術史研究的思想統領及總體性意義, 也與批評學術史思想探討具有密切的關聯作用。

其次, 有關批評發展過程的分期問題, 建議能否有一個整體的類似于文學批評場或者是文學審美場的一個總體性范疇, 因為批評場的推移變化能導致批評思潮及批評轉型發展變化, 使得處于這個場域內的文化、政治、經濟、媒介關系位移, 也使得作者、讀者、批評家、理論家以及主流、精英、大眾關系調整, 由此呈現發展過程的變化及階段性。

再次, 能否從生態美學研究角度考慮古今、中西、內外等關系構成的批評生態問題, 不僅在于生態批評無論在西方還是中國都呈現強勁發展之勢, 而且在于批評生態與當前構建生態和諧社會緊密相關, 在一定程度上標志著批評發展趨向。


相關文章

版權所有:編程輔導網 2018 All Rights Reserved 聯系方式:QQ:99515681 電子信箱:[email protected]
免責聲明:本站部分內容從網絡整理而來,只供參考!如有版權問題可聯系本站刪除。

25选5一等奖多少钱